按下後可以看到更多的活動照片!  
   
棲蘭二日遊短札 (Photos)

 地  點: 棲蘭.五峰旗.礁溪
 時  間: 2002/3/25
 作  者: 韓羽芊
 參與人員: STELLA. CACA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瀏覽次數:
1250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
中華民國九十一年三月二十五日 天氣 陰 
 
趁著兩個projects間的空檔,找了近來忙於應付各方朋友遊玩邀約的卡卡,來個輕鬆愉快的二日遊,目標鎖定宜蘭的棲蘭山莊。 
 
由於沒有自己的車子可開,我們兩位美麗、楚楚可憐的城市嬌嬌女選擇了最克難的方式 – 搭火車再轉客運,於下午兩點左右抵達了棲蘭山莊。上次來棲蘭,是跟著公司旅遊來的,猶記當時山莊內人聲鼎沸,好不熱鬧。而這次由於是非假日到訪,從大門一路走進來,除了偶見整理園地的工人,及路邊的猴子外,安靜到連自己的腳步聲都聽的一清二楚。清幽是夠清幽,但總有些不習慣,感覺上總要見到滿坑滿谷的遊客,或大聲喧嘩,或邊丟垃圾,才算到了台灣所謂的風景名勝區。櫃臺內三個服務人員,懶懶的接待我們,而由她們口中,震驚的得知 – 原來我們預定造訪的棲蘭神木區,離棲蘭山莊還有一個多小時的車程,沒有客運可搭,唯一的方式是參加山莊內舉辦的”生態之旅”,但要八人方可成行。放眼望去,莊內只有我和卡卡兩個遊客,和稍後遇到的一對自行開車的情侶,就算加上蔣公行館內的 蔣公及蔣夫人,人數還是湊不齊,只好忍痛作罷。 
 
不論如何,起碼走走園區內的森林浴步道吧!踏著落葉鋪成的林間小路,我和卡卡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著,一邊享受著難得的山林幽靜,人煙這樣稀少,好像我們才是山的擁有者。指示牌標明一個小時走完的步道,我們休息再休息,步伐放慢再放慢,還是在五十分鐘內走完了。畢竟是征服過百岳的人,沒辦法!離晚餐時間還有一個多小時,我們坐在蔣公行館前的石階上,面前是園內的小水池,幾尾和新公園水池內一般壯碩肥大的錦鯉正悠哉的游著,再往前,是開闊的河谷地形,可惜水源早已枯竭,徒剩裸露的石礫河床,像是抗議台灣人民對自然一貫不尊重的態度。環繞河谷的,則是被雲霧繚繞的群山。 
 
閒聊中,有一對剛走完森林浴步道的情侶和我們打招呼,我們在步道中曾擦肩而過。足蹬起碼兩吋半恨天高的女子約莫二十出頭,神情像剛逛完街般的輕鬆,安靜而撒嬌的偎在男人身邊。男人的外表看起來約大她二、三十歲,一手杵著柺杖,氣喘吁吁的。望著他們離去的背影,”這樣的組合,年輕女子在某方面會滿足幸福嗎?”,我不禁庸人自擾的胡亂猜測著。 
 
等待晚飯的時間這樣漫長,多位口琴社朋友被我們電話打擾,抱歉啦!終於進了餐廳,一位廚師、一位端菜的阿伯、外加一位櫃臺點菜結帳的小姐,全動了起來,為唯二的客人服務。我和卡卡兩人幾乎掃完了五菜一湯,實力之堅強,連我們自己都不敢相信。原來在潛移默化中,我們的食量已直逼盧氏夫婦!真不知該喜或悲。 
 
晚飯後回房,前一日玩得太晚的卡卡不支睡著,時間是六點半。各位看官,才六點半哪!卡卡一睡就是三個小時後才清醒。期間的我,只好抱著電視及啤酒獨自度過。 
 
 
 
 
 
 
中華民國九十一年三月二十六日 天氣 晴偶陰 
 
第二天,卡卡的爸爸建議我們可到礁溪五峰棋一遊(可憐的卡爸,女兒三十歲了,在家中閒晃不說,出去玩還得勞煩老爸幫忙想地點)。怎麼去?倒楣的誠義和雅苓在工作百忙之餘幫我們上網查資料。第一次請誠義查資料時,他”呵呵呵”帶著猶豫的笑聲,是最厲害的”楊氏太極拳法”,本想罷了,不意不久後,又主動打電話來告知如何搭乘客運,並好心提醒,從客運站到五峰棋有一段不短的路要走。錯怪了他!原來lonely skyer 雖有時顯得自我保護,內心還是非常樂於助人的,謝啦!雅苓則說,沒什麼交通工具可搭,坐計程車上山便是。讚!此種玩法正合我意。 
 
行至五峰棋的最下面一層瀑布時,雅苓打電話來,說朱哥手中的急事趕完後,就會從台北開車來救我們。天哪!特意開車來礁溪救我們?還是個工作天?真是太感動了……. 雖然婉拒朱哥的好意,但還是感動的想跳進瀑布裡,但因溪水太淺而作罷。 
 
我和卡卡都是第一次到五峰棋,卻極為享受那兒的寧靜及尺寸和感覺各異的三個瀑布。尤其在最大的瀑布逗留良久,只為聽水的聲音,和像風一樣細微的水珠噴在臉上的感覺。差點想繼吳金黛錄下溫泉、海洋、及森林的聲音後,立志錄遍全省的瀑布聲。 
 
花了一個小時走完瀑布區,再花另一個小時走下山到礁溪火車站附近的溫泉浴池時,我渾身已是又髒又臭了。”一口井”浴池有個美麗的露天大眾浴池,由於沒有其他遊客,我和卡卡獨享那個掩蓋於竹林、樹葉和稀疏竹棚下的石頭池。若不是偶而抬頭時可見的鄰近大樓建築及招牌,還真恍若置身巴里島的高級SPA中。據說此浴池便是卡卡雪霸之行結束後,清淨及放鬆的地方,同行的慧娟則由於其一向害羞的性格,選擇了個人浴池,而錯失與微風和陽光親吻的機會。 
 
棲蘭之行結束了,當我回到台北捷運站,身邊盡是衣著時髦、行色匆匆的紅男綠女,憶起棲蘭山莊中閒坐著看報的廚師,及山中客運上用布綁著背上嬰兒的原住民同胞,真令人驚異在如此短的距離內,竟有如此截然不同的生活型態。哪種生活較令人羨慕?或許他們都羨慕彼此的,而不滿自己的吧? 
 
想說聲抱歉的,是我和卡卡兩人兩天的短短出遊,搞的台北眾人雞飛狗跳,不得安寧。想說聲感謝的,也是知道大家並不會在意我們的打擾。 
 
 
 
下次有機會出遊時,妳(你)們仍是我最佳的旅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