按下後可以看到更多的活動照片!  
   
寒風霧雨中的三叉向陽嘉明湖 (Photos)

 地  點: 三叉、向陽、嘉明湖
 時  間: 90/12/6~90/12/09
 作  者: 誠義
 參與人員: 主辦社團:台灣國家山岳協會領隊:施金村 嚮導:張合助、陳東孟 隊員:含領隊響導共28人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瀏覽次數:
2483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按下可以看到放大的照片
 
食宿狀況: 
1.向陽工寮,衛生差,旁邊有溪水。 
2.嘉明湖避難山屋,可容30-40人,缺水,需從向陽工寮背水,或承接雨水,或尋找山屋至嘉明湖間看天池水源,或使用嘉明湖湖水。 
 
行程概要: 
 
第一日:陰天 
 
20:00夜於台大集合→01:00台南→05:30天池休息→07:00向陽工作站早餐(Alt.2330)→07:20出發攀登→09:40向陽工寮休息(Alt.2860)→10:20向陽工寮出發→12:05上稜線→13:00不知名的石頭旁午餐→13:40向陽山前叉路口(Alt.3500)→14:00輕裝攀登向陽山→14:25登頂向陽山、拍照(Alt.3603)→14:35下向陽山頂→14:55回到向陽前叉路口→16:00嘉明湖避難山屋(Alt.3360) 
 
第二日:霧雨、寒風 
 
05:30起床→06:40從山屋輕裝出發(Alt.3360)→08:50三叉山頂(Alt.3494)→09:20嘉明湖(Alt.3320)→09:50嘉明湖出發回程→12:00嘉明湖避難山屋(Alt.3360) 
 
第三日:山上霧雨、山下晴 
 
05:30起床→07:05出發→07:45向陽山前叉路拍照(Alt.3500)→08:00向陽山前叉路出發→09:30向陽工寮(Alt.2860)→11:10向陽工作站(Alt.2330)→12:30出發回程→07:10嘉義太保晚餐→00:40台大下車 
 
一、前言 
 
自從921以後,台灣的山徑或因坍方或因路基流失,往往一場大雨就無法攀登,所以已兩年沒爬百岳了,愈發懷念從前的山中歲月。碰巧元富證券的登山社要參加台灣國家登山協會的「山叉、向陽、嘉明湖」,這是我計畫已久的路線,當然毫不考慮報名參加。自覺尼泊爾歸來後,紙醉金迷的日子過久了,加上峇里島的豪華之旅,昔日的刻苦自立之風已蕩然無存,體能恐是每況愈下了。出發前為慎重起見,和一同參加本次攀登的學弟翊生、振煌安排了兩次行前訓練,一是五寮尖山(5hr),一是七星大屯連峰縱走(6hr),希望這次嘉明湖之行能順利完成。 
 
二、漫漫長路 
 
12月6日星期四晚,我準時到台大附近山社報到,一台大遊覽車已守候多時,台北天候不佳,期待南部能有好天氣。8:40成員共28名陸續到齊,出發了。 
 
在登山隊車上向來是睡不好的,大遊覽車倒是蠻寬敞的。一路昏睡到凌晨1點,看看車子已下高速公路,應該開始進南橫吧!5點時份在天池休息,好像沒想像中冷,7點到向陽工作站後,所有人下車整裝待發,我看了一下隊上同伴,約6成是年輕人,且裝備齊全,看來素質蠻整齊,元富證來了6、7個人,鴻興和國豐是已經認識的。分配公糧和裝備時,本來想說打死不背帳篷(總共7個),看來有此想法的人不少,最後兩個帳篷就是沒人要碰,只好硬著頭皮背吧(因為背公糧的人下山時是空的,但是背帳篷卻不會減輕重量)。從工作站旁石階路上行,一路都是平緩的林道,走來輕鬆愉快,我和翊生、振煌走在對伍最中間,慢慢暖身。一小時後到達林道盡頭,左側有登山小徑上切,坡度開始較陡,沿著山腰繞行上支稜,霧氣很重,能見度不佳,振煌問我遠處霧氣散開的斷崖是不是鳶嘴山,我看了一下,應該是。 
 
從支稜下一小段溪谷,過小溪後上切,9點40分已看到向陽工寮(Alt.2860),出發距今140分鐘整,重裝爬升530公尺,成績還算不錯。在工寮休息半小時,因上面山屋無水,需背水上山,在工寮旁小溪裝滿寶特瓶後,背起大背包,果然很重,我大約背了3.5公升的水,加上帳篷及自己的裝備(自備午餐2餐,米2碗),恐怕有20公斤吧?不禁擔心起後面的行程。不管了,走吧! 
 
一路開始坡度漸陡,大背包異常沉重,隊伍漸漸拉長,1小時後經過樹林營地,感覺避風性不錯,根據資料,後方還有個水池營地,沒空去看了,走吧。上切一段路後,眼前是一片陡坡,在霧氣中只見上方稜線依稀可見,若在平地大約只需20分鐘即可爬上,但此時高度已超過3000公尺,加上沉重的背包,步伐已開始蹣跚,我向學弟翊生苦笑:還好卡卡、雅苓沒來,否則現在我也沒辦法幫她們背任何東西。 
 
沿著山溝向上走走停停,右前方是一片大石壁,眼看翊生、振煌已愈走越遠,消失在霧氣中,我只能嘆口氣,看來現在的我只能以慧娟學姊的速度前進了。想當年爬玉山11點半就到排雲,還下來幫同伴背背包,下午再去爬個西峰,隔天連走主峰、北峰,但是現在…….。看來年輕人果然體力較好,難怪我那些當年一起爬山的朋友們,婚後都高掛登山鞋,開始過著「奢侈糜爛」的生活了。哦!土豆,我不是說你。 
 
大約12點左右上到稜線(Alt.3320),此後坡度較緩,腳下就是知名的向陽崩壁,當年和侯大、歐三在塔關山眺望時,曾對它的壁立千仞驚嘆不已,但此時前後都是濃霧,只能憑想像西南方的關山大斷崖、東南的布拉克桑…..。此時前後都看不到同伴,我在稜線上獨行,頗有前不見古人、後不見來者之趣。路跡明顯,測一下方向也正確,就好好享受獨行的樂趣吧!我可是正走在台灣的屋脊──中央山脈的主稜上呢。 
 
大約1點,看看追不上領先群了,在路旁避風的山坡停下來啃饅頭當午餐,漸漸有2、3個同伴跟上,有人拿出橘子請大家吃,真是太令人感動了,。我們組成的第二領先群在1點40分左右到達向陽山前叉路口(3500),第一領先群的4、5個人在路旁休息,正奇怪怎麼沒看到翊生、振煌,有人說看到別隊上去攻頂,這兩個傢伙一定跟上去了。休息時風勢很強,拿出攻頂背包,換上GORE-TEX風衣後便出發攀登。輕裝攻頂輕鬆不少,途中遇見有人下山,兩個強人學弟赫然在其中,狀甚愉快,年輕人果然…..。大約20分鐘即可登頂,向陽山頭是一片石林,遠方雲霧散開時,玉山山脈驚鴻一瞥,多令人懷念。 
 
匆匆拍了登頂照(請任職刑事局的同伴拍的,事後才知道根本沒拍到,天啊!),霧氣太大,沒有風景可拍,下山吧。一路上碰見晚到的同伴正準備攻頂,看起來狀況都不錯。3點整,在叉路口背起沉重的大背包,腳步已漸感蹣跚,距出發已經7小時,山屋卻仍在雲深不知處。一路陡下,山徑有些濕滑,行走不易,40分鐘後經過一處石壁,應該是傳說中的石壁營地,此時身心俱疲,已無暇探查營地狀況,嘉明湖避難山屋(Alt.3360)已在不遠處,進入山屋時已是下午4點,7公里多的距離花了8小時多的時間。翊生和振煌早到多時,其餘隊友陸續在5點前到達,晚餐竟是豐盛的羊肉爐,累了一天早早就寢。翊生為今天行程下了最重要的結論──還好卡卡沒來! 
 
三.神秘的山中湖泊 
 
嘉明湖避難山屋是921後所建,鋼骨結構,大概是台灣山屋裡最新最堅固的。一夜飄雨,加上第一天上山,晚上睡的不好。一早5點半起床,原本因為缺水,領隊計畫想去嘉明湖再煮早餐,但昨夜的雨水解決了供水不足的困擾,順利煮了一鍋粥。6點40分輕裝出發,空中稀疏飄著霧雨,能見度依然不佳,大夥紛紛穿上雨衣雨褲、打上綁腿,我因為穿不慣雨褲,所以只套件GORE-TEX就上路,想不到路旁箭竹及草坡一下就將褲子鞋子打濕,出發不到10分鐘鞋子已全濕且進水,走起來異常狼狽,領隊年近60但腳程甚快,我屢屢落後,起伏的稜線上泥濘濕滑,寒風細雨更影響行進速度。8點左右到達三叉、嘉明湖叉路口(Alt.3400),從此一路上坡,屢屢期待雲霧後的山頭是三叉山,卻又屢屢失望。終於來到一片陡上的草坡,風勢甚強,越走越慢,好不容易在8:50分登上山叉山頂(Alt.3494),相機一拿出來就濕了,只好不拍,轉請翊生幫忙拍下最狼狽的登頂照。天候甚差,山頂甚麼都看不到,寒風刺骨,找一處背風處想穿上雨褲,想不到雨中脫登山鞋是如此困難,鞋子早已進水,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穿脫完畢,我終於能體會為何在高山上遇上天候不佳時特別容易發生山難,因為在強風大雨中連一件簡單至極的事情做起來都加倍困難。 
 
調整裝備後,陸續有後面的同伴登頂,早到的同伴已先下嘉明湖了,我跟在領隊後往下切,大約15分鐘後到了新康、嘉明湖叉路口,大約又下切10幾分鐘,突然在霧中看見一片灰白的波光,沒錯,台灣第二高的高山湖泊,也是唯一的隕石湖──嘉明湖(Alt.3320),在霧雨中神秘的現身了。我深深嘆了口氣,終於來到幾度夢迴的嘉明湖,但是卻天公不作美……。下到湖邊,全身又溼又冷,有同伴好心請我們喝熱騰騰的泡麵湯,精神為之一振。嘉明湖湖面似乎已有縮小,感覺只有5、6個籃球場大,此時已無心欣賞風景(雨勢不停),只希望趕快回山屋避雨。 
 
9點50分離開嘉明湖,一路上坡,鞋子因進水,腳步漸漸沉重。過三叉山前最低鞍部後,開始陡上坡,振煌和翊生漸行漸遠,我看看時間快11點,應該在12點前可以走回嘉明湖避難山屋,決定慢慢走。這一路起伏的稜線要是在晴天應該很美,感覺像是合歡西峰的路,又像南華山的草坡。回到山屋時已12點多,山屋裡掛滿溼透雨衣、雨褲、毛巾、帽子,地上儘是泥濘的登山鞋,每個人看起來都很狼狽,翊生提早為今天的行程下結論──還好卡卡沒來。我深表同意。 
 
我一直認為登山活動不管再高、再遠、再陡的路,再重的裝備我都可以接受,我唯一不能接受的就是下雨,下雨不但行走不便,更重要的是甚麼風景都看不到了。 
吃過午餐後,我唯一想做的事就是鑽進睡袋烘乾我的褲子。看翊生、振煌、國豐興致勃勃的玩起撲克牌,其他同伴也玩牌的完牌,聊天的聊天,陰暗潮濕的下午沒有人願意再踏出山屋一步,看來週末的今天(12/8)也不會有其他登山隊伍上山了。 
 
三.回首向來蕭瑟處 
 
又是一夜風雨,所幸清晨起床時,霧雨似較昨天和緩。正煩惱濕掉的登山鞋如何穿下山,翊生說他鞋子裡有套上塑膠袋,一句話解決我一夜的煩惱。7點6分穿戴雨衣雨褲全副武裝出發下山(Alt.3360),來時走了1小時的下坡路,回程上坡竟只花大約40分鐘便上到向陽前叉路口(Alt.3500),休息拍照後,8點整重新出發,碰到高雄的山友從向陽工寮上來,好像準備一天輕裝來回嘉明湖,人數倒不少。一路下坡走來輕鬆愉快,可惜霧氣仍重,展望仍然不佳,且路徑濕滑,需留意腳下路況。過稜線後,下切到向陽工寮(Alt.2860)時大約已9點半,此時翊生振煌已走的不見蹤影,我讓後面的同伴先行。 
 
下到向陽工作站這一段路蠻適合獨行,因下坡已緩,走在山谷中有空山幽谷的感覺,彷彿回到大霸尖山下馬達拉溪的山徑上、雪山下武陵的路上、能高越嶺的檜谷小徑……,懷念起曾經一起爬山的老友們,歐三、土豆、錞哥、侯大…..等,當然還有口琴社附設登山事業處諸學長姐學弟妹….,昨天才在寒風細雨中暗自立志以後不爬山了,今天卻開始計畫下次要再爬個南湖大山甚麼的,人嘛!就是有些犯賤。 
 
大約11點左右,終於下至向陽工作站(Alt.2860),一身泥濘,翊生、振煌早已在遊覽車上等候多時,匆匆換上備用衣物,夥伴陸續下山到齊,這次同隊同伴的速度及體力相當整齊,行程中最早和最後到的人時間大約僅差1個多鐘頭,沒有人在行程中出狀況(高山症、扭傷腳、嚴重病痛),這倒是我爬山多年所僅見。最後在工作站拍個大團圓的合照後回程。登山隊的遊覽車上竟有隨車小姐服務,大開眼界。沒想到同伴們體力驚人,一路唱卡拉OK回台北(P.S翊生的歌喉不錯,鎮重推薦),到台北已是凌晨。 
 
四.後記 
 
車過關山隧道後,竟是一片晴朗,真令人不敢置信,中央山脈東西氣候竟有這麼大差距。在南橫公路遠眺中央山脈群山,南二段諸山依稀可見。 
 
南橫是一個充滿回憶的地方、不知是第5次還是第6次來南橫了。第一次是10幾年前和高中同學昱隆、昌德帶一群學妹來健行(天池到利稻);第二次是大三時和土豆、錞哥在風雨中勇闖落石坍方,走4、50公里到天龍吊橋;第三次是畢業後和歐三、侯大來爬南橫三星;大四畢旅時全班泛舟荖濃溪,寶來正是行程終點;LULU、慧娟結婚前一年,口琴社一群人來甲仙吃芋冰時發現慧娟罩門…..。回首往事,只覺景物依舊,人事已非,有的人遠走他鄉、有的人安家落戶、有的人杳無音信……..! 
僅以此文感謝所有曾經共度山中歲月的同伴。  
 
誠義